网上正规实盘配资网站
你的位置:十大实盘配资公司_实盘配资炒股平台_网上正规实盘配资网站 > 网上正规实盘配资网站 > 股票配资的 树兰医疗估值80亿冲IPO,院士家族受质疑
股票配资的 树兰医疗估值80亿冲IPO,院士家族受质疑

发布日期:2024-06-24 12:29    点击次数:105

继去年8月首次在香港股市递交上市申请后股票配资的,树兰医疗本月初再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申请书。这家以两位创始人郑树森、李兰娟、院士夫妇的名字命名的公司,也因此受到了不少关注,其中不乏非议。

树兰的两位创始人的人生经历,颇为励志,亦是过去四十年来中国不断发展的缩影。

中国著名器官移植和肝胆领域的专家郑树森,1950年出生于浙江衢州。在他的童年时期,家境并不富裕,全家人居住在茅草屋中。他的医学梦想始于童年,每天经过中药铺子时,对中医药的神奇效果产生了憧憬。1973年,郑树森毕业于浙江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并获得了学士学位。1989年,他在华西医科大学获得肝胆胰外科博士学位,成为浙江省第一个医学博士。郑树森曾在浙江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先后担任外科主治医师、主任医师。1997年至2015年,郑树森担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2001年,郑树森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而郑树森的妻子李兰娟,经历更加传奇。

李兰娟1947年出生于浙江绍兴。她小时候生活非常贫困,父亲因眼疾无法劳作,全家的生活主要依靠母亲卖山货维持。在她年轻时,由于国家处于特殊的社会时期,高考被取消,李兰娟未能继续通过正规途径接受高等教育,只能在家乡夏履桥村在当地中学担任代课老师。在这段时间里,她利用业余时间学习针灸,并用针灸技术为乡亲们治疗腰背疼痛。后来,村里组建农村合作医疗时,因为李兰娟掌握了针灸技术,她被大家推荐成为合作医疗的“赤脚医生”。

1970年,由于表现出色,李兰娟被推荐到浙江医科大学深造。毕业后被分配到浙江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工作,开始了她的正规医学职业生涯。在医院工作期间,李兰娟专注于传染病的研究和治疗,取得显著成就,并成为中国人工肝技术的开拓者。2005年,李兰娟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为我国唯一的传染病学科女院士。

1998年至2008年,李兰娟担任浙江省卫生厅厅长。在2003年非典(SARS)疫情期间,作为厅长的李兰娟,果断采取了一系列创新性措施来防治疫情。SARS期间,浙江创造了“零严重后遗症、无医务人员感染、无二代感染”的“非典奇迹”,李兰娟功不可没。

而在新冠疫情期间,李兰娟作为传染病领域的专家多次在国家级媒体上露面,和钟南山等人一起共同为抗击疫情建言献策,是当时提出“封城”的第一批专家之一。相比于钟南山院士刚毅、果决的形象,李兰娟的加入则更多提供了温和、坚忍的元素,对于安抚群众在汹汹疫情下的心理压力起到了很好的舒缓作用。如果说当年钟南山的形象更贴近《三体》中充当持剑人的罗辑的话,那么,李兰娟就像是程心,在人类最慌张迷茫的时候,承载着爱与希望。

“夫妻店、医二代”

2013年,郑树森、李兰娟夫妇在浙江杭州创办树兰医疗。由已经退休的李兰娟担任董事长,而郑树森在董事会担任董事。有了双院士光环的加持,树兰医疗在融资方面走得一直比较顺利。在本轮二次递表前,树兰已经完成5轮融资,投资人名单也是星光闪耀,包含了启明创投、红杉中国、国寿大健康基金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等知名机构。

2015年底,树兰医疗旗下的第一家医院——树兰(杭州)医院开业,之后又陆续开设了树兰(安吉)医院和树兰(衢州)医院等医疗机构。同时,树兰医疗与福建、重庆、河南、山东等地的医疗机构开展深度合作,输出医院管理经验和医疗人才与技术,进一步拓展版图。

在树兰医疗不断发展的过程中,管理层也完成了更迭。李兰娟在2020年底卸任董事长一职并退出董事会,郑树森于2023年7月也辞去了董事职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公司的影响力就消退了,事实上,公司内的职务更替看起来更像是家族内代际传承。

据招股书信息,树兰医疗的董事长由李兰娟之子郑杰担任。而树兰医疗背后的第一大股东上海树兰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树兰医疗46.91%的股份。这家投资公司的股份则由李兰娟的两个儿子郑杰、郑俊以60%、40%的比例持有。也就是说,尽管两位创始人看起来已经在个人股权上完全退出了树兰医疗,但这家公司的核心股东自始至终都是李兰娟家族,公司的经营管理也充满着浓重的家族气息。

与父母的从医经历不同,树兰的现任董事长郑杰并非医学出身。据招股书披露,郑杰于1998年6月获得浙江大学计算器科学与工程学士学位,并于2010年1月取得清华大学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作为“医二代”的他与江浙许多企业家二代一样,更擅长资本运作和创业投资。公开资料显示,郑杰有多年TMT、数字医疗、社会资本办医等创业及投资经验。这样的履历背景也意味着树兰医疗的前行方向和传统医疗机构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

在郑杰的领导下,树兰医疗还在手术机器人以及干细胞领域进行了布局。除了担任树兰医疗的董事长外,郑杰还是杭州术创机器人副董事长——该公司由树兰医疗旗下的树兰俊杰资本投资孵化,是一家研发手术机器人的中外合资公司。而他的兄弟郑俊则在生创精准医疗担任董事长一职。该公司主要致力于干细胞药物研发、免疫细胞新技术开发等。

院士家族身价40亿,遭受非议

按D轮融资的情况看,树兰医疗的估值已达80亿元。如果此次上市成功,李兰娟家族的身价很有可能会超过40亿元。

院士办公司并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此前,由施一公院士创办的诺诚健华、潘建伟院士创办的国盾量子均先后登陆科创板,而陆道培院士创立的陆道培医疗集团目前也在向港交所发起冲击。

但树兰医疗的此次递表却格外受到关注,其中不乏质疑之声。

质疑者首先关注的问题是财富的积累与公众身份、影响力之间的关系。有观点认为,作为院士和医学专家,李兰娟夫妇涉足商业领域并积累大量财富,这与公众对院士形象的传统认知是有很大冲突的。不少人认为,院士,尤其像李兰娟这样曾经担任过领导职务的院士,作为某一领域的顶尖专家,更应该专注于学术研究和医疗工作,而不是参与商业活动,担心这会影响其在学术界的公正性和公信力。因此,树兰医疗的上市申请一提出,就遭到了不少非议,认为两位院士有将公众影响力变现的意思。甚至有些人公开抨击二人“嘴里都是主义,脑子里却是生意”,批评的意味非常尖锐。

第二个引发争论的地方是医疗服务的商业化与公益性质的平衡问题。树兰医疗作为一家由院士创立的医疗机构,其商业化运作和上市计划引发了公众对于医疗行业是否应该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讨论。一些人担心过度的商业化可能会影响医疗服务的质量和公平性,特别是在中国这样一个以公立医疗体系为主的国家。而创始人的公职背景,或许更有利于树兰旗下医院在公立医疗体系中获得优势。这对于普通老百姓公平地获取高性价比的医疗服务可能会造成困扰。

而树兰医疗持续亏损的财务状况同样也是颇受诟病之处。据招股书,2021、2022及2023第一季度,树兰医疗的净利润分别为-8228.9万元,-1.11亿元及-3154.5万元,同期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100%、103%及104%。这引起了外界对其财务状况和经营能力的担忧。有观点认为,高额的负债和运营成本可能会对公司的长期发展造成压力,影响公司运营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是树兰医疗连续几年都获得了大额的政府补助。在2021年、2022年及2023年,树兰医疗分别确认政府补助金额为1011.8万元、1043.5万元和9362.0万元。这些补助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公司减轻了财务压力。特别是在2023年12月股票配资的,树兰(安吉)医院获得了当地政府高达人民币8000万元的补助。这对树兰医疗的财务状况产生了显著影响。尽管树兰医疗解释了连续亏损与政府补助都与公司旗下几所医院的投资建设周期相关,但这种纸面上的数字关联仍然让不少人浮想联翩。